 在台灣受過基礎教育,在西班牙完成中、高教育,現在從事中西經濟文化交流自由業 
~ 用華人眼光看西班牙社會 ~  
~ 用貓媽媽眼光看寵物心理 ~
~ 用經濟學人眼光看西班牙經濟 ~
~ 本網誌的資料均為加菲貓的媽版權所有。請尊重版權,分享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並加上連結,謝謝

網頁自動翻譯工具

~ 请尊重版权,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来源,并加上连结,谢谢 ~ 
~ 請尊重版權,分享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並加上連結,謝謝
这个网志屡次遭受简体网页抄袭,现在正式以简体字标明版权声明,任何未授权转载,将依法追究责任。此版权声明已以简体字标明,请勿以「不知者无罪」推卸责任,谢谢!

搜尋此網誌

2009年8月27日

雪豹 Snow Leopard

加菲貓的媽喜歡 Mac ,因為不會當機、沒有病毒 (加菲貓的媽從不用防毒軟體、不用定期掃毒)、操作方便,外型設計非常優雅簡潔 ..... 而且它的作業系統 Mac OS X 全是大貓貓 Big Cats 的名字:
Mac OS X v10.0 "Cheetah"
Mac OS X version 10.1 "Puma"
Mac OS X version 10.2 "Jaguar"
Mac OS X version 10.3 "Panther"
Mac OS X version 10.4 "Tiger"
Mac OS X version 10.5 "Leopard"
Mac OS X v10.6 "Snow Leopard"

其實, Mac 還真的很像貓貓呢!剛領養加菲貓沒多久,加菲貓的媽很懷疑的問加菲貓的爸:「Puk 是公狗狗,我可以看到他的小雞雞,如果加菲貓是公貓貓,為什麼我看不到他的小雞雞?我們領養的到底是兒子還是女兒?」


加菲貓的爸說:「狗狗的小雞雞掛在兩條後腿之間,但貓貓的小雞雞是隱藏式的,加菲貓是公貓貓,是兒子。」

加菲貓的媽覺得不可思議,說:「上天的設計真是太奇妙了,貓貓比狗狗還精緻多了,以工程學來說,貓貓是精密複雜、高度發展的產品哦!」

加菲貓的爸想一想,點頭說:「妳還記得以前我修家裡的 PC 電腦嗎?打開一看,裡面的電線纏纏掛掛的,亂成一團,現在打開 Mac 電腦,裡面的電線像是隱藏式一般,整整齊齊的收得好好的,如果我們拿 PC 電腦和 Mac 電腦比,就好像拿狗狗和貓貓比一樣,狗狗像 PC 電腦,貓貓像 Mac 電腦! 」

大家期待的最新版作業系統 Snow Leopard 將於 8 月 28 日上市,加菲貓的爸早興奮的預定了,準備 8 月 28 日更新作業系統。加菲貓的媽沒那麼急,倒是在想,大貓貓 Big Cats 的名字幾乎都用光了,下一個新的作業系統搞不好是萬獸之王 Lion 了!

談到 Snow Leopard 雪豹,加菲貓的媽就想到去年刊在於國家地理雜誌 National Geographic 上的一篇文章,和一篇 Snow Leopard 雪豹保育工作的專題報導,當時加菲貓的媽是看西班牙文的,只覺得這長尾巴的大貓貓好漂亮,現在在國家地理雜誌中文電子版上找到中文報導,轉載於此。


雪豹
6月號/2008

雪豹在山壁間跟蹤獵物時,趾縫間長了特多獸毛的寬大腳掌 踩著輕柔、緩慢的腳步,「彷彿冰雪融化時滑落岩脊一般,」拉古說。

「你幾乎得暫時別過頭去,才能夠看出牠的動靜。假如踩鬆了一顆石子,牠會伸出一隻腳來阻擋它掉落和發出聲響。」現在可能就有隻雪豹正在移動,絕對地安靜無聲、完全緊繃,也許就在旁邊。但是在哪裡呢?這一直是個疑問。此外,牠們的數量還剩多少?


拉古南登‧辛‧瓊達華特觀察到的雪豹比任何人還多。這名新德里的生物學家在赫米斯高海拔國家公園(位於印度北部最大、海拔最高的轄區拉達克)密切地研究牠們五年,並額外花了九年以上的時間在這個地區進行野生動物調查。今晚,我們身處這座占地3350平方公里的公園,在深深裂開將近3500公尺的峽谷紮營。時值6月,岩羊已產下新生小羊。我們一面觀察一群岩羊穿越碎石坡,一面留意那上頭的懸崖。雪豹是伏擊式獵人,喜歡從上方攻擊獵物。亞洲與非洲的花豹藉由枝葉隱匿蹤跡,雪豹則靠著陡峭的亂石堆藏身。這裡正是雪豹喜愛的環境,但我可不會屏息以待,畢竟拉古在他這輩子裡也僅見過數十隻。

拉長的影子融入薄暮。峨嵋薔薇為喜馬拉雅峽谷帶來芳香,短暫的颮為脊頂刷上新雪。我想像著有隻雪豹緩步走下陰暗的斜坡。牠優雅地貼近地面低伏,睜著一對金黃大眼,毛皮的色彩宛如灑落霜地的點點月光。雪豹的身體伸展起來,從鼻子到臀部有1.3公尺。牠那條在貓科動物中最醒目的尾巴幾乎和身體等長,而且粗大、靈活,看起來就像是牠的身後跟著一條毛茸茸的蟒蛇。雪豹進行社交上的接觸時,有時會利用尾巴來傳遞信號,或是在嚴寒的天氣入睡時,把它當成圍巾來裹住部分身體。不過這條尾巴的主要功能是在落差500公尺的環境中,用來加強平衡感。

6-cat-profile-714.jpg
在蒙古,一個國家公園管理員曾經告訴我,他見過蜷伏的雪豹高舉著尾巴在空中搖擺,以引誘好奇的土撥鼠靠近。是有這種可能。但我聽索德諾姆代萊格‧巴扎爾呼亞格說過一個更簡單的解釋;他是蒙古西北部牧人聚落的一位退休醫師。我們到一座河冰閃耀著光芒的峽谷搜尋雪豹的蹤跡。地平線出現了一群彎角的西伯利亞山羊,巴扎爾呼亞格仔細來回察看了牠們,並說:「雪豹擅於藏匿,但有時會忘記把尾巴藏好。」

黑暗籠罩了最後的巉崖。拉古和我今天是看不到雪豹了。這並不叫人掃興;這種大貓行蹤難覓可不是浪得虛名的。雪豹在拉達克語被稱為shan,蒙古語是 irbis,烏爾都語則是barfani chita(雪獵豹),食肉動物科學家將橫跨約250萬平方公里、涵蓋了12個國家的地區歸為雪豹分布區。雪豹不會因為吼叫而暴露行蹤;牠沒有咽喉構造,儘管牠能發出嘶嘶聲、嚓嚓聲、喵喵叫、嗥叫和尖嘯聲。除了行蹤飄忽、善於隱匿,且習慣獨來獨往之外,雪豹在夜晚以及黃昏和黎明這段昏暗的時光最為活躍,牠們置身於世上最令人敬畏的群山當中:喜馬拉雅山及喀喇崑崙山;青藏高原及鄰接的崑崙山;興都庫什山、帕米爾與天山;還有阿爾泰山,其山峰構成了蒙古與中國、哈薩克及俄羅斯相鄰的邊界;而薩彥嶺則與貝加爾湖西側相連。


當然啦,加菲貓的媽最關心的還是 Snow Leopard 雪豹的保育工作,在國家地理雜找到中文電子版裡沒有雜誌上的全文,加菲貓的媽運氣好,網上找到一篇中文譯文,轉載於此。

轉載自:《這是MEOW的部落格
http://tw.myblog.yahoo.com/jw!TzJhPfCfFRj.GjZW_TSZXw--/article?mid=1279&prev=1280&next=1010&l=f&fid=16#yarttrk
http://tw.myblog.yahoo.com/jw!TzJhPfCfFRj.GjZW_TSZXw--/article?mid=1280&prev=2498&next=1279&l=f&fid=16


1-cat-walking-714.jpg
中亞洲 — 難以捉摸的雪豹,正走上充滿危險的未來

By Douglas H. Chadwick

峭壁中,一隻雪豹悄稍地接近獵物時,牠緩慢、輕聲地移動著寬而毛厚的腳掌,就像融雪滑落突出的峭壁般。

你得轉過身去分辨是否有一隻正在活動,如果弄鬆了一塊石頭,牠會伸出一隻腳阻止石頭滑落,發出聲響,搞不好,在附近就有一隻,正完全無聲息地、全面警戒著活動,但問題常常是:牠們到底在哪裡,有幾隻呢?

Raghunandan 新德里的生物學家,在北印度,高緯度的Hemis國家公園觀察雪豹5年,並且在當地勘察野生動物9年了。現在是6月,我們在這1300平方英哩的公園中,一處約有1萬2千英呎深的峽谷中紮營,正是藍羊的繁殖季節。

我們一隻眼注意著正跨過碎石坡的一群羊,另一隻眼要看著峭壁頂端,雪豹喜歡由高處伏擊,不像亞非洲其他的豹,依靠樹枝葉的掩護,雪豹隱身於雜亂、陡峭的岩石中,這正是最佳的位置,不過我一點也不緊張,因為Raghu也沒看到過幾隻雪豹。

長長的影子沒入薄暮中,狂風狂掃整個喜馬拉雅山谷,混雜著野玫瑰的芳香,新雪飄落在山脊,我想像著一隻雪豹緩緩的走上昏暗的山坡,披著月光斑爛的毛皮,眨著金子般的大眼,在地上匐伏前進。身長四呎,尾巴幾乎與身體等長,是貓科動物中最醒目的,感覺上好像一隻有毛的蟒蛇,搖頭晃腦地跟著大貓。雪豹用它來社交,或是當作驅寒的圍巾,不過主要功用是,讓雪豹能在動輒落差上千英呎的的地形中,增加平衡感。

在蒙古,一個管理員告訴我,他曾看到雪豹搖著毛絨絨的大尾巴,引誘土撥鼠靠近,就好像獵人們用白布當餌,這有可能,不過我從一位退休的蒙古大夫Bazarhuyag那兒,聽到一個比較簡單的說法,當時我們在一處結冰、發亮的峽谷中,搜尋一隻雪豹的蹤影,正好一群野羊出現在天際,他很仔細地看了一下說:雪豹很會隱藏,不過有時牠們會忘了收好尾巴。

黑暗吞噬了最後一個峭壁,我們今天沒看到半隻,這不算失望,這種大貓是出了名的難找,不同的族群給牠們取了不同的名字,科學家叫牠們Uncia,分佈在一百萬平方英里,橫跨12個國家的土地上。你不會聽到那一隻吼叫出自己位置,因為喉嚨的構造,使得牠們只能嘶嘶叫、喵~,或是嘷叫哀號。有著神秘的隱身術,通常獨行,牠們在夜間的活動力最強,或是黃昏的薄暮,或是晨曦中,可以見到牠們的身影,穿梭於地球上最令人敬畏的山脈,喜馬拉雅、喀拉崑崙、西藏高原連結崑崙山,印度的帕米爾高原,天山,至蒙古與中國、哈蕯克以及俄羅斯的交界處,遠至貝加爾湖。


因為險惡的地形,使得雪豹的命運一直很低盪,到了上一世紀,情形更糟,數以千隻的雪豹成了時尚的皮毛,雖然自1975年後就被國際貿易組織列為保育動物,這些擁有斑點毛色的大貓,一直是黑市的值錢貨,牠們的骨頭、睪丸,在東亞有被誇大的療效,因此需求量增加。與人類的牲畜的衝突不斷,牧人、誘餌、陷井、毒藥,使得人們更容易看到被殺害的雪豹,而活口卻難尋。現存的數量約4000-7000隻,只有一個世紀前的一半,專家們擔心實際的數量可能已滑落至3500隻,而在雪豹活動範圍中的5個國家裡,數量更是不到200隻。

世界各地的大貓都難逃滅絕的命運,從遭嚴重盜獵的老虎,到僅剩30隻的阿穆爾豹,雪豹也不能例外,不過總也有好消息,一些地方的保育行動,如印度&蒙古,似乎將雪豹從沈淪的漩渦中拉上來,不過究竟有多少成效?

保育意味著了解,但有關雪豹的資訊真少,相較於其他的哺乳類動物,人們對於雪豹的了解,細節資訊十分缺乏,Raghu是雪豹保育信託基金的負責人,有著田野研究人員特有的第六感,他可以從深谷中或是斜坡上殘留的屍體,看出是帶著小豹的母豹的傑作,因為耳朵被啃食,這是小豹的吃法,牠們得靠母親撕開獵物的毛皮。其實這鬼魅般的獵食者會留下許多痕跡的。

沿著牠們用後腿留下的抓痕,可以了解其遷徙的路線,多沿著山稜線,或是峭壁;我日復一日的追尋,逐漸地了解牠們的習性,如巨大的圓石、峽谷中的峰尖、小丘等,林線,樹幹上都可以找到牠們留下的記號。

高懸著的岩石上,有雪豹拉長了身體,用臉頰摩擦,所留下的毛髮;不論我爬得多高,總是能找到當地的村民,在更高處,留下祈禱用的旗子與石堆,而大貓們不久就會在這作記號。Raghu說:追蹤雪豹的足跡,可以了解人類的極限,真的很難跟上牠們。他嘗試著捕捉雪豹,為牠們帶上發訊機,不過很難長期接收訊號,因為雪豹不久就會跨過了幾個山稜線,中斷訊號了。

1996年美國的生物學家Tom McCarthy在蒙古捉到一隻,並帶上了衛星定位項圈,這才發現雪豹遊走的範圍,廣達386平方英里,這以後,又過了10年,他才為第二隻雪豹帶上衛星定位器,這回在巴基斯坦,2007年中,這隻雪豹己遊走過115平方英里,越過巴基斯坦的邊界了。

研究獵食動物,一定要研究牠們的獵物,雪豹的菜單很豐富,主要是亞洲高緯度的羊,如羚羊、瞪羚,還有鹿、野豬、驢子、犛牛以及駱駝,土撥鼠、野兔等,鳥兒也成,還固定補充一些植物,而我家的貓也吃草的。

做為高山的肉食性動物,雪豹不時的影響著有蹄類畜群的數量與去處,有時也影響著植物群,甚至食物鏈下層的有機體的形成。還有其它競爭的獵食性動物與清道夫,如狼、野狗、胡狼、狐、熊以及山貓等,這些關係使得雪豹這個物種,居於這個生態系統的支配地位。

雪豹的地盤與其它物種重疉,保育牠們也就是保護了棲息地中大部份的動植物群,有一回我們還碰到了一隻與北美灰熊同類的棕熊,在河岸奔馳,泳渡大浪,爬上峭壁,然後躺下來,在溫暖的晨光中曬毛皮,我們只在喜馬拉雅山區,看到過幾十隻它的同類。

雪豹會像熊一樣攻擊人類嗎? Raghu說不會的,他看過一個女孩拖著一隻死羊,完全沒注意到屍體的另一端被一隻雪豹咬著,她全身而退,不過偷襲人類牲畜的雪豹卻可以讓一個家庭陷入貧窮。

在中亞乾冷的天候下,農業不振,多數人以牲畜為生,有些依山勢落腳,有些是遊牧,兩者都與雪豹衝突,與其挑選野生的動物,雪豹很難不對牲畜下手,到了夜裡,牲畜被圈在低矮的圍欄裡,雪豹輕易地一躍而入…加入牠們。

一次在印度河谷,漫長的追踨裡,保育人士Jigmet Dadul與我,越過了大麥田與白楊樹,到達一個村落Ang,三個晚上前,有一隻雪豹,躍上一個人家外圍廂房的低矮屋瓦,從通氣孔裡跳入屋內,隔天早上,當屋主醒來時,發現了屋內有對閃金的大眼,站在9隻小山羊與母羊屍體的中間,瞪著他看。


64歲的他說,這兒常有狼,來來去去的,不過雪豹一直是個問題,牠們常常在草地上獵殺牲口,這回是第一次在家裡,大伙都想殺了牠。


大貓們可能只吃了一小部份的牲口,但是對於飼主而言,卻是重大損失,而不斷上升的損失,其實是肇因於人們狩獵的行為,掠奪了大貓的自然食物來源,人們牲口無限制的放牧,破壞牧草,也讓雪豹的食物 -- 野生動物群無法生存,飢餓的雪豹轉向馴服的牲畜下手,生氣的飼主則殺了大貓來報復。在偏遠的地區,保育政策如果得不到地方的支持,是無以為繼的。

宗教領袖最近為雪豹說話了,喜馬拉雅山區附近的一個佛教僧侶說:我們一有機會便勸說人們不要殺生。有人告訴我,村民會信服喇嘛的譴責殺生,沒多久,一座蓮花形狀的廟蓋好了,裡面泥封了飼主的槍。

達賴喇嘛在中亞的信眾很多,他特別要求信眾不要在節慶時,依習俗穿雪豹的皮毛,”人們依賴牲口,但是我們不要利用動物來奢侈度日”,在華盛頓的一次訪談中,他告訴我:野生動物讓這個星球光彩奪目,牠們有和平生存的權力,包含雪豹在內的一些動物,十分罕見,且只生長在高緯度區,我們必須特別保護牠們。

經濟上的獎勵有很大的作用,印度雪豹保育組織設立了喜馬拉雅山區的民宿,讓觀光客住進同意保育雪豹的飼主家中,提供食宿,並親近當地的文化,每晚只要10元,每隔幾個星期招待一位客人,對飼主的經濟有很大的幫助。

保育組織還提供牲口圍欄的鐵絲網,Rodney Jackson是這個組織的創辦者,他說:我們算過,這種隔絕獵食動物的圍欄,平均可以救下5隻雪豹。組織還提供牲口的保險計劃,甚至提供軍隊多餘的降落傘,讓村民用來經營茶館;同時為提供民宿的家庭上保育課程,訓練他們成為嚮導,村民則捐出10%的利潤來保護地方的文化,如建廟,或是保護野生動物的棲息地。

至於那隻四處潛行捕食的雪豹,鬧得沸沸揚揚地,弄得附近的村民,都爭相前來看熱鬧,這消息傳入一個民宿嚮導的耳裡,他堅持讓相關機構,重新安置這隻雪豹(就是把牠帶得遠遠地野放),使得這隻豹免於被活活打死的命運。

“就是這樣的事情,讓我們能繼續前進” ,民宿的協辦人Rinchen Wangchuck這麼說。

Hemis國家公園,以及Ladakh等據點的雪豹數量,看來都很穩定,甚至有上揚的趨勢,藍羊數量穩定成長,urial羊也從盜獵的低潮中回升了,這是地方單位,非營利團體以及山區村民們,共同努力的成果。

在其它雪豹的活動區的成果並不理想,許多雪豹就像夏天的溶雪般消失了,中國境內有2000隻雪豹,大部份在西藏。中國是盜獵貓科動物的銷臧大本營,許多人擔心大貓在中國的處境。

中共官方挑釁達賴的影響力,故意要一些西藏人穿雪豹的皮毛(有毛病耶!)。因為在中亞偏西的Kyrgyzstan,雪豹受到嚴重盜獵,所以現在數量次多的區域,大概是蒙古了,約有800到1700隻。

蒙古人還保留了成吉思汗時代的遊牧生活,牲口與2600萬人口的比例是15:1,雖然西蒙古有成網狀般的公園與保育地,但是地方的網絡十分薄弱。

Mantai Khavalkhan是四個保育地的負責人,說:我們沒有足夠的人力來保護牧草被牲口過度啃食,或是盜獵、森林火災以及非法伐木等,但這種當地人稱為”最神祕的動物”的大貓,似乎守住了這個的堡壘。

Dashdavaa Khulaa ,一個Turgen保育區的公園巡邏員說,他曾看到一群有27隻的野山羊,躲進懸崖下的洞穴中,一隻母豹帶著兩隻半大的小豹,尾隨其後,只有24隻山羊跑出來,對Khulaa來說,這只是一部份的故事,雖然過去屬於Altay山區的Turgen保育區裡,有盜獵的情形,但它已成為野山羊以及獵食動物的堡壘,其中一個原因是基層的反盜獵巡邏,他們組成了”雪豹軍旅”,而前蒙古國家公園的負責人Ganbold Bataar,正是創辦人。

我們這個省只有2個人,但卻有290個志工,他們都是當地的飼主,可以眼觀四面,只要送進一名盜獵者,即可獲得15%的罰金,做為獎勵,但這不是唯一的動力;黃昏時,三個騎馬、趕著牲口的飼主,到訪我們的營地,他們自認是反盜獵軍旅,他們很了解那隻母豹,牠去年生了三隻小豹,前一窩的二隻已離開獨立生活,到對面河岸的山坡上,自立門戶,其中一隻最近還在這裡出沒覓食;他們其中一人簡短地說:與雪豹共存一地,我感到驕傲。

Bayarjargal Agvaantseren,一位輕聲細語的女性,找到一個召募地方志工的方法,每年二次,這位曾任教於學校的老師,都要去蒙古的首都Ulaanbaatar,去拜訪一個有24個飼主組成的團體,他們都參加了由雪豹信託組織發起的手工藝活動。

多數的飼主都出售 -- 喀什米爾羊毛,給中盤商,一年賺600元,這都要感謝Agvaantseren,她做出了一系列羊毛產品,如毛氈、裝飾用的毯子,椅墊、童靴,或是聖誕樹的裝飾品,就是雪豹與野山羊的形狀。

透過Agvaantseren,保育組織買進她們的產品,並行銷海外,參與者得簽署一份聲明,支持雪豹及其獵物的保育,同時鼓勵鄰居也加入,這增加了10-15%的收入,提高了婦女的地位,並傳承了保育經驗,以及健保照護。同時,如果當年沒有保育類被殺害,成員可以得到20%的獎勵。

在西北蒙,一處避寒的村落裡的蒙古包中,一項交易正在進行,一位婦女帶著她用了68天完成的17件毛氈來交易,她有6個孩子以及一個生病的丈夫要照顧,這些毛氈的價格,等於她當校警三個月的薪水,她說:我只有12隻羊,得向鄰居買羊毛,但我有能力供給家中所需,還可以送大女兒去念大學。

2006年的一項調查顯示,雪豹保育組織轄下的地區,沒有盜獵的情形發生,Agvaantseren又遊說了八個聚落加入,還計畫要讓成員借錢買織布機,及強化圍欄的材料,許多人聽到了調查結果,都跑來想要加入。

印度的民宿與蒙古的手工藝品,與地方成功結合,雖然這些區域,只佔了雪豹分佈地的一小部份,但這提高了活著的雪豹對人們的價值,而且為高山的生態系統保育,開創了一條路徑。

我從不介意沒能親眼看到雪豹,只要我能找到牠們的足跡,這象徵著我還能碰到其他的自然生態,更意味著,我的夢想 — 有朝一日,拖著酸痛的身軀往上爬,與一頭有著雲樣斑點的雪豹,在山稜線上相遇。


西文版在此:
http://ngenespanol.com/2008/06/19/en-busca-del-leopardo-de-las-nieves/
http://ngenespanol.com/2008/05/30/leopardo-de-las-nieves/



照片:
圖文:National Geographic
中文翻譯:National Geographic / 這是MEOW的部落格



1 則留言:

  1. 我也在等 Mac OS X v10.6 "Snow Leopard" !

    對於 "中共官方挑釁達賴的影響力,故意要一些西藏人穿雪豹的皮毛" 我真受不了,剛才還看到一個中國人的幾個放肆留言,這些中國人真有 Síndrome de Estocolmo 呢!有這樣的政府還替政府辯護!還自認為自己有見識!就如加菲貓的媽說的,政府的愚民政策徹底執行成功

    回覆刪除

本網誌不但謝絕各式廣告,也支持發言自由,但請讀者俱備網路禮儀、尊重他人,任何具攻擊性的留言將被刪除。謝謝!
加菲貓的媽因為忙,通常沒空一一回答讀者,讀者詢問的重要問題都以文章的方式發表,還請見諒!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