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在台灣受過基礎教育,在西班牙完成中、高教育,現在從事中西經濟文化交流自由業 
~ 用華人眼光看西班牙社會 ~  
~ 用貓媽媽眼光看寵物心理 ~
~ 用經濟學人眼光看西班牙經濟 ~
~ 本網誌的資料均為加菲貓的媽版權所有。請尊重版權,分享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並加上連結,謝謝

網頁自動翻譯工具

~ 请尊重版权,分享转载请注明出处来源,并加上连结,谢谢 ~ 
~ 請尊重版權,分享轉載請註明出處來源,並加上連結,謝謝
这个网志屡次遭受简体网页抄袭,现在正式以简体字标明版权声明,任何未授权转载,将依法追究责任。此版权声明已以简体字标明,请勿以「不知者无罪」推卸责任,谢谢!

搜尋此網誌

2009年12月16日

H1N1豬流感真相


其實,好幾個月前加菲貓的媽早有這一資料的西班牙文版,但是,一直沒空翻成中文。還好, internet 無遠弗屆,在此把網上收集的一些中文資料和大家分享,讓大家放心一下,H1N1 流感沒那麼可怕,疫苗其實比H1N1 流感更可怕!

關於 H1N1

(以下文章轉載於 http://richardfx.blogspot.com/2009/05/blog-post_27.html

普通流感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資料(http://www.who.int/mediacentre/factsheets/fs211/en /index.html),估計普通流型性感冒每年可導致25-50萬人死亡(多為老年、幼年及長期病患者),此病的死亡率大約為0.1%(維基百科網站:http://en.wikipedia.org/wiki/Influenza),若以此數字計算,我們可以推測全球每年大約有致少 250000*1000=2億5千萬人感染普通流感,每天平均應有250000/365=684.9人死於此症,即每日有大約684.9*1000=68 萬4千9百多人受感染。美國每年則平均有3萬6千人死於普通流感,以此推算美國每年有3千6百萬人受普通流感感染,即每日共 36000000*365=98630.1人受感染,每日平均有98630.1*0.1%=98.6人因此病而死亡


禽流感(H5N1)

根 據世界衛生組織及世界動物衛生組織的資料,從2003年到2009年,全球確診人感染禽流感個案為424,死亡人數為261,死亡率為61.6%,即平均每年有70.6人受感染,43.5人死亡(可參考http://www.info.gov.hk/info/flu/chi/global.htm)。歷 史上專家認為禽流感病毒曾導至 1957(H2N2)及 1968(H3N2)兩次全球流感大流行,分別做成100-150萬及75-100萬人的死亡,因此有專家擔心禽流感病毒終有一日會像上個世紀變成大規模 人傳人。(有關更多資料可參考:流感病毒的「倚天屠龍記」,認清屠禽的歷史與錯誤的邏輯一文   http://richardfx.blogspot.com /2009/05/blog-post.html)

豬流感(H1N1)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資料 (http://www.who.int/csr/disease/swineflu/updates/en /index.html ),直至2009年5月26日,全球總共有12954宗確診個案,其中92人死亡,平均死亡率為92/12954*100=0.71%,最高死亡率為墨西哥(80/4174*100=1.9%),美國死亡率為(10/6764*100=0.15%),與加拿大相約,絕大部分死亡皆集中在墨西哥,其次是美 國,但美國的感染人數卻過墨西哥,死亡人士分佈各年齡,暫未能確定病毒對那年齡層的人士最為至致命,但不論那國,死亡率都隨著時間而慢慢下降(應是著時數 據增加,此豬流感真正的殺傷力才能正確顯示出來),而每日新增患者數量最多是1100多人,但大部分日子都在1000以下。然而美國疾病控制中心表示,那些統計數字只是「冰山一角」,美國感染此病毒的人數可能超過10萬(可參考http://news.sina.com.hk/cgi-bin/nw /show.cgi/3/1/1/1140320/1.html),但若此為真則在美國此病的死亡率則會是10/100000=0.01%。

根據猶如傳說般少的資料(詳見「恐懼地自我審查?發生過瘟疫的記憶也扭曲消失」http://richardfx.blogspot.com/2008 /08/blog-post.html),1918-1920年也曾發生過H1N1豬流感全球大爆發,估計當時共10億人受感染(當時世界人口為17 億),4、5千萬至1億人因而死亡,各地的死亡率由2%-20%都有,死亡數字比當時剛結束的第一次世界大戰還要多(可參考 http://en.wikipedia.org/wiki/1918_flu_pandemic),該次疫症中死者多為年輕人,尤以軍人為甚,而在該疫 症爆發前也曾發生一波較溫和的流感,據說在得過此比較溫和流感的人皆沒有在致命的第二波中發病。

人們有鑑於此疫症的殺傷力,因此在 1976年當美國再次發現有一個年輕軍人因感染豬流感而死時,便恐懼致命的豬流感會再度大規模爆發而推行全民防疫注射,當時大約有4千萬美國人接受防疫注 射(佔美國人口比例的24%),可是當年豬流感在當年並沒有爆發,反而引發因注射疫苗而引起500多宗(約佔注射人數的 0.001%)嚴重副作用及25人死亡(約佔注射人數的0.00006%)的疑案(詳見http://en.wikipedia.org/wiki /Swine_influenza#1976_U.S._outbreak)。亦有專家指不少副作用及死亡只是巧合的出現在疫苗注射之後,兩者並無因果關 連,但到目前為此人們對這個問題還是有爭議。

面對2009年爆發的豬流感,世衛及各國正與藥廠商討生產針對此次豬流感的疫苗,以防其像 1918年那次大規模人傳人及人命傷亡,但專家擔心病毒會像其他流感病毒一樣會出現變種,除了有機會變作至命品種外,亦有機會使疫苗失效,同時若為全球人 口生產足夠的疫苗,那勢必要削減原本用來生產普通流感疫苗的資源,重而加重其他流感的傷亡數字,需知不同種類的流感病毒需要不同種類的疫苗應對才有效力, 如現在的H1N1人類流感病毒、現的H1N1豬流感病毒及 1918年致命的H1N1豬流感病毒便應被視三種不同的病毒(請參考 http://en.wikipedia.org/wiki/H1N1)。而到目前為 止,並沒有可靠的科學方法可以準確預測那種流感病毒會變種及變成甚麼樣,更無法預測其變化會對病毒的殺力及傳染性構成甚麼影響,亦有人擔心今次可能會像 1976年美國疫苗注射運動般,出現疫苗導至副作用的事件

在醫療方面,人們現在最常用的是奧司他韋(Oseltamivir)(詳情請考 http://www.rocheusa.com/products /tamiflu/),據說奧司他韋雖不能像抗生素一樣直接殺死病原體,但卻能起到抑制病毒的作用,只要能在感染初期(24小時)使用便能有效對抗流感病 毒,即使在潛伏期,只要能在發前2天內服用適當份量,也能發揮防治的效果,香港在隔離懷疑感染H1N1豬流感的人時就是使用此藥作為預防之用,不過抗藥性 的問題還未解決,雖然現在該病毒對該藥還沒有抗藥性,但隨著使用的次數與時間的增加,抗藥性早晚亦會出現,例如上年H1N1人類流感病毒(非豬流感)對奧 司他韋的抗藥性只有12-19%,但今年己上升至98%,幾乎無任何效力(可參考http://hk.health.nextmedia.com /index.php?fuseaction=Article.ListArticle&sec_id=6349066& iss_id=20090304&art_id=12423579http://www.hkheadline.com/dailynews /content_hk/2009/03/04/72854.asp兩則新聞),這種抗藥性即使在變種後仍可保留。

奧司他韋為羅氏製藥有限公司所生產,並持有此藥生產的專利,前美國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為該公司的董事及股東,極具政治影響力(可參考 http://en.wikipedia.org/wiki/Donald_Rumsfeld),由於在身份上可能有利益衝突之嫌,因此有人擔心他會濫用 其權力以謀取某些不道德的利益,如在2003年SARS爆時該藥廠便被懷疑散播謠言稱禽流感毒是做成SARS的元兇而使奧司他韋獲利百倍而受中國有關當局的調查(見 http://news.sina.com.cn/c/2003-02-15/0913908864.shtml)。另外儘管禽流感只像狼來了的故事般只見警告而不見其真正大流行,但自2003年人們對禽流感大流行有所恐懼後後,從奧司他韋售賣的收入急遽增加,使得該公司一舉扭虧為盈,股票價格增加了兩倍(詳情可參考 http://news.sina.com/105-000-102-105/2006-03-12 /2030220628.html)。

一名在澳大利亞具權威的專家吉布斯認為2009年的H1N1豬流感病毒是實驗室意外甚至是故意洩漏 出來,有人認為藥廠可能是借此以增加藥物的銷量,但世界衛生組織經調查後認為人造病毒說證據不足而不能成立(可參考 http://news.sina.com.hk/cgi-bin/nw/show.cgi /9/1/1/1139853/1.html)。除了奧司他韋外,也有人指控拉姆斯菲爾德曾採用過一些政治手段,從而使天冬胺酰胺,一種會導致腦癌,曾用於生化武器的物質,於1980年代通過美國FDA而得作為代糖用於減肥可樂等食品上,以助西藥廠Searle獲利,而拉姆斯菲爾德則否認這個指控的直實性。

(以下文章轉載於 http://richardfx.blogspot.com/2009/06/1.html

現在常常從世衛聽到的消息是:H1N1豬流感每日感染數字不斷增加,快要在全球大流行了。但是當大家比較過普通流感與2009年的 H1N1豬流感後,是否發覺儘管H1N1豬流感的死亡率比普通流感高不了多少,但在傳染力方面卻相差達近700倍(每日1100 vs 每日680000),即使加上美國疾病控制中心的估計,真實的感染數字為已記錄的10倍以上(美國累積記錄6764,估計10萬以上),相差仍達60多 倍,況且所謂680000只是最低的估計值(以每年死25萬來計算),如果以每年最高死50萬計,那感染人數將達1360000,相差更遠。

為何那隻平時每日能感染全球人數達680000-1360000的普通流感,每年都不見世衛對它發出甚麼大流行的警告,而今年2009年的H1N1豬流感被 估計最多每日全球只有10000人左右受感染,卻被世衛判斷極有機會發出大流行警告(對小的發警告但對大的卻不發警告)?

至少有兩個理由 促使世衛這樣做,第一因為這隻是豬流感,一隻被認為平時不應做成人類廣泛感染,但卻在今年被發現在人與人之間作「廣泛」傳播,世衛認為這是病毒變種後所做成。第二更重要,因為H1N1豬流感被認為是1918年流感大爆發,做成該年全球數千萬人死亡的元兇,其形式是先來第一波輕,再來第二波至命的,世衛擔心這正是歷史重演,即現在此一波是輕的,接著可能會出現至命的大爆發。所以即使只有那麼少的傳播數字,也會引起世衛作出如此大的反應。

不過這些理由卻不是完全無問題的,第一普通H1N1豬流感的病徵與一般流感並無甚麼差別,之前沒有發現豬流感在人類之間傳播可能只是假像,因為人們都當它只是 普通流感,沒有再作詳細的檢驗,早些時候就聽新聞說過H1N1豬流感的基因與在1998年美國北卡羅萊納州的一座養豬場分離出來的豬流感病毒極為相似 (融合了普通豬流感、禽流感和人流感三種流感特徵),但當時只有少數人受感染(確診),但到了今年因某些因素使在墨西哥因患H1N1豬流感而死亡的人數及 死亡率大幅上升,引起人們歇斯底里的恐慌,紛紛在出現流感病徵時都到醫院作詳細的檢驗,才把這個「人傳人的事實」揭露出來。

而第二個理由 也不是甚麼好理由,因為這種預測並無科學性可言,只能說是不大可靠的經驗,一個在上世紀只出現過一次死過千萬的流感大流行的經驗,沒有其他可以支持疫症將 會像1918年大爆發的歷史證據(即所謂孤證),本來用歷史「藉故鑑今」的預測能力就是「麻麻地」,世界沒有完全重複的歷史事件,最多只是在原因過程結果 等元素上有相似之處,而且中間還有很多變數,即使有眾多相似的歷史事件為證也不能準確估計未來所發生的事,更何況只單憑一個獨特的事例,根本不可能作出準 確可靠的預測,事實上現在根本無任何「科學方法」可以預測流感病毒變種的情況(何種何時何地),但有一個事實可以肯定,人們仍無可避免微生物變種,阻止瘟 疫在全球大爆發的方法,以此推論如果我們每年都預測流感會大爆發,那在未來某一年「預測」準確的機會是相當高的。

其實還有一個陰謀論的理 由可以提一提,那就是有人官商勾結,想借H1N1豬流感爆發的消息來促銷他們的商品:疫苗與抗流感藥物,以渡過這次金融海嘯的危機,從前都有藥廠借沙士及禽流感爆發的消息促銷其藥物以增進利潤的事例,情況猶如狼來了的故事般,藥廠每年都讓世衛向人們叫「變種流感大流行來了」,結果每年都平安無事,而藥廠則大賺特賺了,可是即使如此,每當大部分人每年聽到「變種流感大流行來了」時,仍然毫不懷疑的信以為真,從不質疑消息的可靠性。

事實上,無論流感是不是真的大爆發,對藥廠都有利,流感不爆發時,各國購買預防藥物,賺一筆, 流感爆發時,除了賺一筆外,也可以得到抗疫的功勞(藥物無效時只需怪病毒變種即可),除此以外也有人質疑藥廠的藥物效力是編做出來的,不過這個問題不可能在這裡詳細論述,留待解答其他問題時再說明吧。


關於疫苗

(以下文章轉載於 http://richardfx.blogspot.com/2009/06/2.html


根據西醫的疫苗理論,特定的疫苗只能對特定的病原體產生防禦作用,流感病毒也不例外,但由於流感病毒每年不斷產生新的變種,因此科學家每年也要預測每年可能會做成全球流行的新流感病毒品種,並針對它生產新的特定疫苗才可以有預防的功效。

可是現在一些西醫的流感專家的建議卻是,我們一定要生產對應此一品種的豬流感病毒疫苗並向全人類施打,以防止其傳播及變種,好像暗示「舊疫苗」在病毒變種成 至命「新品種」時也有預防作用,這個說法明顯與上面西醫承認的疫苗理論有邏輯上不一至中「相互衝突」的謬誤(即用「舊」疫苗就可以對付「新」病毒),兩個 理論至少有一個是假的,不可能同真(但可以同假)。

其實提出向全人類施打此針的專家亦有提出另一個的「新」、從前注射人流感疫苗時不曾有的理由,那些專家認為此豬流感病毒會在人類之間「大規模」傳播,然後再感染豬,由於豬能同時感染人及禽的流感病毒,這就提供了三種病毒進行「混種」的場合,這樣便很有機會使病毒變種成至命高傳染性的類別,因而有需要在現階段採用疫苗注射的方法以中止這個過程(新 聞:http://www.rthk.org.hk/rthk/news/expressnews /20090612/news_20090612_55_588658.htm )。

但是那些提出「新理論」的專家亦正犯了不一至中雙重標準的邏輯謬誤,他們忽略了一個公認的事實:普通人流感每年做成25萬至50萬人死亡(死亡率 0.1%),每日680000-1360000人受感染,每日死684-1368人,無論在感染人數及死亡數字上皆遠超此次豬流感數百倍以上,而普通人流感病毒同樣可以感染豬隻,並可在豬中「混種」而導至病毒變種,連專家也無法準確預測何種病毒何時何地變種成高傳染及至命性,為何那些專家不是先提出全人類施打普通人流感疫苗?依理這樣對減少人及豬因傳染及感染病毒而做成「混種」危機的效果應比注射豬流感疫苗要強上很多倍(少了那麼多的人流感病毒,想再「混 種」都難),更可丞救每日因流感死的684-1368人,不是一石二鳥嗎,為何從前面對普通人流感那樣「厲害」的病時不提全人類齊注射,卻在今年面對相對 較弱的H1N1豬流感如臨大敵,非要全人類一齊打不可?

另一方面,如果只是為了中斷豬隻因受豬流感病毒感染而做成 「混種」危機的關鍵過程,那依理最有效及經濟的方法便是替全球所有家豬注射豬流感疫苗(有家豬專用的疫苗),據世界糧食組織在2007年的統計( http://kids.fao.org/glipha/ ),全球共有982707937隻家豬,數量遠比人類60多億人口要少得多,人用H1N1豬流感疫苗成本為每劑100港元左右(見 http://inews.mingpao.com/htm/INews/20090609/gb21655f.htm ),而豬用H1N1豬流感疫苗在中國的市場價值,一些人估計也有10億元人民幣左右(見http://shouyao.d288.com/hyxx /1005567701.html ),以中國共飼養5億頭家豬來計算(見世界糧食組織在2007年的統計),成本為每劑2元人民幣左右,很明顯為所有家豬注射疫苗的成本肯定會比為全人類注 射疫苗低得多,且效果直接,尤其在全球醫療資源有限的情況下此法是最為理想的(只不過這樣豬農的成本會上升,得益的卻是動物疫苗商而非人類疫苗商),但為 何從沒有聽過那些專家提出過這些實用可行的建議,卻提出一些高成本、間接的(從防傳人到防傳豬再到防再傳人)所謂最佳的預防方法?

以上問題並不是單單「改正」決策及行為就能解決,就如同上篇文章所說過的異像,世衛的專家總是錯誤地把注要力集中在沒有多大危害的H1N1豬流感身上,為它提升 最高警戒級,為它製作人用疫苗,卻對論上明顯更具威脅的普通人流感不給予相應的重視,反提出一些低效甚至毫無作用的「專業意見」,竟要我這等外行人來指正?他們的決策可以說是建基於「貪新忘舊」,就像一個思考邏輯不太正常的人所會做的,究竟從他們「腦袋」出來的建議還有多少會像此次豬流感般是不合理的? 還是他們有一些不可告人的真正原因,因某些目的的需要向大眾隱瞞,結果他們借今年發現豬流感病毒「廣泛」傳人之機就把一些似是而非的理由透過專業人士及傳 媒包裝成「經專家鑑定的真理」,再利用人們對新、不能確定、不知將會發生甚麼不好的事(豬流感病毒變種)的恐懼心理(在電影「蝙蝠俠 – 黑夜之神」(The Dark Knight)中小丑也提過類似的心理)*,把其「產品」推銷出去以謀取暴利(但手法卻笨拙得令人咋舌)?但不論他們是真傻子還是偽善者,這些所謂專家的言論(包括上那個「防止病毒傳豬導至病毒變種」的間接預防理論**)還可信嗎?
*如果專家向人們推銷注射普通人流感疫苗,雖然可避免部分邏輯謬誤,但大部分人都會因普通人流感每年都有太平常而不予理會,其市場價值極低,而推豬隻專用豬流感疫苗又只會益了其他人,因此改為推銷「新」的人用豬流感疫苗,並以不太科學的理論把新病毒的特性與高傳染高至命性的1918年豬流感疫情「含糊」地聯繫起來,製造全球大瘟疫即將降臨的兇兆,這樣各國人民便因覺「世界未日」來臨而驚慌失措,而推銷「產品」的則把自己塑造成世上唯一的「救世主」,人們在「恐懼」與「絕望」中唯有依靠這些「超級英雄專家」來「打救」,並預先支付金錢以「酬謝」他們。
**「防止病毒傳豬導至病毒變種」的間接預防理論不是「邏輯問題」而是「事實問題」,不能單靠推理來決定其真偽,需要對其觀察(實驗或直接查看結果)才能明瞭,現階段還沒有任何可靠實驗或事件證明此理論的可行及真實性。


(以下文章轉載於 http://richardfx.blogspot.com/2009/07/3.html

奧司他韋(Oseltamivir)等藥並非像抗生一般對病 原具有極大的殺傷力,它們只是壓制病毒的繁殖而非直接消滅病原,藥廠的資料顯示藥物能使病程減短30%-40%(大約1天多些),病情會減輕25%,除此些微的效果外,並無其他「藥到病除」的神效,而用藥的有效期據說是發病後的24-48小時內,過了用藥期便可能無效。

藥廠承認有關此藥的副作用有消化道的不適,包括噁心、嘔吐、腹瀉、腹痛等,其次是呼吸系統的不良反應,包括支氣管炎、咳嗽等,此外還有中樞神經系統的不良反應,如眩暈、頭 痛、失眠、疲勞等,美國FDA亦在2004年對此藥發出警告,指其對一歲以下兒童的腦部做成傷害(參考維基)。

其實那些微治療效果是難以證實的,因為當中灰色及不明確的地帶實在太多了。像今次豬流感如同一般流感殺傷力的病毒,據說(維基)大多數人病程大多數是2-3天就會自然痊癒,又有一說(香港衛生防護中心)是2-7天。

先不計少數較嚴重的可能要1-2週甚至一個月才會痊癒的病患,藥物的有效應用期剛好等同大多數病患的最少的痊癒時間,大多數人的病程有1天至5天的差異,病 人除非死了(表示無效,但屬少數),否則在大多數人感染後3-7天甚至更長的時間康復過來後,那病人究竟是因藥物的作用而加速痊癒,還是這根本是不同病人 之間的病情及自然痊癒力差異,與藥物無關??我們是不是已有可以較準確預測不同種類的病人會病多少天才會自然痊癒的科技?專家們目前就只得出較肥胖的人得 病後病情較重的結論,其餘更精確的問題還有待研究。

萬一病毒變種成大殺力品種時,像感染禽流感這種高殺傷力的病毒, 人們無論怎樣使用奧司他韋,其死亡率通常維持在60%以上左右,而且病情發展迅速,可以在發病後48小時死亡,這相等於藥物有效的應用期,此外此病每年死亡率的浮動比率有時是非 常大的,從2003年最高的100%到2009年的不足30%*,而這些浮動似乎與用藥與否無關,我暫時亦無足資料顯示多少病患未及服藥前已病死、或過了 發病後48小時吃藥的有效時間的、還有在有效時間內服藥但仍病死,也不知道有那些病患是在沒有服藥或過了吃有效期服藥但仍能康服的。

不過無論如何,此病的死亡率即使在有所謂的「特效藥」的情況下仍然可以居高不下,看來要是今年的豬流感病毒變種成如禽流感或1918年的豬流感一般具有極強殺傷力的病毒時,我們也不能指望這些「特效藥」能幫得上多少忙。

「*禽流感全球死亡率(資料來源:http://www.info.gov.hk/info/flu/chi/global.htm)
2003:4/4(100%),2004:32 /46(69.57%),2005:43/98(43.88%),2006:79 /115(68.7%),2007:59/88(67.05%),2008:33/44(75%),2009:12/41(29.27%),平均:262 /436(60.09%)」

由此看來現在豬流感疫情輕微,我們並不太過需要司他韋(Oseltamivir)等在理 論上有些微幫助康服的 專利藥物,萬一出現高殺傷力的病毒變種時,那些微的幫助又太過微不足道,其療效不配我們付出大量專利授權費用去作大規模的儲備,亦不必讓大量國民為這些藥 物的使用而冒不必要的出現輕微甚至嚴重副作的風險

有些人可能會認為由羅氐生產的奧司他韋或其他如樂感清等藥物是經美 國FDA及世衛認可, 應該已進行過嚴格的審核,有雙盲實驗的科學數據證明其有效,其嚴重副作用比率亦比流感的死亡率來得低,因此這些藥物即使效用微少但仍是最佳的對症藥物,這其實是對藥廠及美國FDA,世衛的關係沒有足認識所導致的結論。

如果看過《藥廠黑幕:製藥公司如何掏空你的錢包和健康?》、《發明疾病的 人:現代醫療產業如何賣掉我們的健康》、《無效的醫療—— 拆穿用藥與手術的迷思》等書籍,就會知道藥廠為求利率極大化,不惜誇大開發藥物的費用以合理化藥物高昂的售價、修改或曲解實驗數據以使藥物獲得FDA及世衛的認可、以各種手段威脅擔敢揭露真相的人、開發同質甚至劣質的所謂「新藥」欺騙病人、製作不必要的新疾病名稱及分類增加「病人」對醫療的需求、以賄賂或 「開會」的方式誘使醫生及醫學團體推廣其新開發的藥物,並為其產品向大眾進行「洗腦」、「慈善」贊助科學團體製作研報告以操成操縱結果、利用財力影響 FDA及世衛等有關部門重要決策官員的任免等。

因此即使藥物得到FDA及世衛的認可,甚至有不少具有權威的醫生及醫學團體都贊同,也未必可信,上前文提過有關羅氐藥廠利用SARS促銷奧司他韋、在奧司他韋銷售涉及重大利益的股東前美國國防部長拉姆斯菲爾德的種種濫用權力及說謊的前科、藥廠對上述藥物不合理的應用指示及對之加以推廣等事實,這與上述書籍所描述的情況相當契合,所以即使書中並無直接內容指出與奧司他韋有關的問題,我認為這間藥廠對該藥物所宣稱的療效可信性並不太高,有誇大藥物效力及重要性之嫌。

雖然雙盲實驗的是科學的,對分別藥物的有效無效有關鍵的作用,但藥廠唯利是圖的作法與權勢卻使其無用武之地,一般前線醫生或學者是很難推翻(即證偽,非單單認為,而是有實質證據)由此藥廠提供的科學實驗數據,一來無時間詳細研究 報告的真偽,二來擔心揭露真相會被藥廠控告誹謗,三來根本沒有足夠的財力以作出與藥廠所做同等級的重覆實驗以證真偽,因此除非有有心人士能不怕藥廠的威 脅,兼具有足夠能力及財力做與藥廠所做同等級的重覆實驗,還要不怕浪費金錢於無利潤的項目,並且有能力喚起大眾對此問題的關注,才可能在國際社會及大眾面 前把真相撤底顯露出來。

現在藥廠對藥物治療疾病的專業知識權威已變得和中世紀的天主教教會神職人員對上帝的解釋權及與神溝通的權利與能力 一樣,成為無多少人敢挑戰以科學為名的新世紀「神權」,連國家及政治權力都得向這個「神權」屈從,不敢質疑,有識之士亦只能從有限不足的資訊及線索上推估 真相,現在國際社會成員在面對現今豬流感「疫情」的種種表現(鼓勵亂打針及吃藥)正正反映這個不幸的事實,任其獨濫大權及控制了。

 (以下文章轉載於 http://bbs.sina.com/viewthread.php?tid=101646

為什麼豬流感 H1N1 爆發前, 奧司他韋(亦譯成"特敏福")已面世 ? ? ?

http://hk.news.yahoo.com/article/091031/4/ey07.html
美國兒童患新感死亡達高峰 (明報)2009年10月31日 星期六 08:45 - 請參閱張貼 #01 #05
由 於美國 死於甲型H1N1流感的兒童個案升至高峰,當局決定發放所有的兒童奧司他韋抗流感藥物. 美國疾控中心官員表示,至今已證實114名兒童感染甲型H1N1流感死亡,較過去3年最高死亡人數88人為高。他們將發放23.4萬劑兒童奧司他韋藥水。官 員亦表示,他們發現,在65歲以下病人入院人數較其他流感季節為高。(法新社)

http://the-sun.on.cc/cnt/news/20090529/00407_015.html
奧司他韋多副作用 - 日青年失常跳樓 【本報訊】- 請參閱張貼 #01 #05
奧司他韋的副作用多籮籮。日本○七年便有數名青少年懷疑服用奧司他韋後,出現顫抖、大叫及無故大笑等異常行為,更有人萌生自殺念頭,從高處墮下,故當時曾禁止醫學界向十至二十歲青少年處方奧司他韋。根據世界衞生組織的建議,即使感染豬流感,若病情輕微,只需服用止痛藥撲熱息痛及補充水分,毋須強制服奧司他韋,故港府今次向師生一次過派十粒奧司他韋的做法,惹來外界質疑。

日本厚生勞動省資料顯示,在○六年十月底至○七年三月底期間,有五名青年服用奧司他韋後精神失常,並從高處墮樓死亡。當地即時提醒醫學界避免向十至二十歲兒 童及青少年處方該藥。同時,美國食品及藥物管理局亦曾接獲逾百宗服藥後,出現幻覺及精神紊亂等副作用的報告。雖然其後有研究及專家指出,服該藥與自殺沒有 關係,但有關生產商亦在藥物包裝上加上警告字句,指該藥可能令人出現反常行為。


關於H1N1豬流感和世衛組織

 (以下文章轉載於 http://tw.myblog.yahoo.com/jw!_4qwYw6ZGQQ0SgBMthp8sw--/article?mid=8189&prev=8194&next=8058

荷蘭的調查記者發現,荷蘭鹿特丹伊拉茲馬斯大學(Erasmus)綽號為“流感博士”的艾 伯特‧歐斯特豪思教授(Albert Osterhaus),是全世界豬流感-─甲型H1N1流感大恐慌中的中心人物。歐斯特豪思不僅是被稱為“製藥業黑手黨”網絡中的核心人物,還是世衛組織 (WHO)大流感事務的首席顧問,他和“H1N1疫苗”的生產體系有極密切的私人關係,並從價值數十億歐元的疫苗產銷利潤裡獲利。

今年早些時候,荷蘭議會的上議院就展開了對大名鼎鼎的歐斯特豪思的調查,追究其嚴重違背公眾利益的行為和資金使用不當。在荷蘭本國和荷蘭媒體之外,衹有在權威的英國《科學》雜誌上,簡短地提到了這項對歐斯特豪思商業行為的轟動性調查。

歐斯特豪思在自己專業範圍裡的知識和經驗是沒有問題的。問題出在,他和那些大公司利益上千絲萬縷的聯繫──那些公司從豬流感大流行中獲取暴利

在 2009年10月16日出版的《科學》雜誌上,刊登了這樣一段簡短的文字:“六個月以來,在荷蘭衹要打開電視,人們就一定能看見大名鼎鼎的病毒獵手──艾伯特‧歐斯特豪思的面孔,他大談特談豬流感流行這個問題。歐斯特豪思在伊拉茲馬斯大學醫藥中心主持一個病毒實驗室,他是流感博士。不過從上周以來,他的名聲一落千丈,他被指控爆炒流行病恐慌,目的是讓他自己經營的疫苗買賣更加賺錢。”

《科學》雜誌的文章流傳到媒體後,荷蘭的眾議院甚至為此事召開過緊急會議。”(注1)

2009 年11月03日,《科學》雜誌網站更新過的部落格文章中說,“荷蘭眾議院今日拒絕了一項動議,即切斷政府與鹿特丹伊拉茲馬斯大學醫藥中心的病毒學家艾伯特‧歐斯特豪思的一切關係,他是政府顧問,目前受到違反公眾利益的指控。荷蘭衛生大臣艾伯‧科林克同時宣布了一項‘陽光法案’,強制科學家們公布他們與公司之間的金錢關係。”(注2)

衛生大臣艾伯‧科林克被指為艾伯特‧歐斯特豪思的私人朋友(注3),他隨後在衛生部網站發布了一項聲明,稱歐斯特豪思衹不過是眾多科學顧問之一,衛生部對歐斯特豪思的商業利益是“知情”的(注4)。所以呢,這裡衹有科學的追求和公共健康,沒有發生什麼出格的事件。

衹要再仔細研究一下歐斯特豪思事件,我們就能看到,這位全球知名的荷蘭病毒學家大概是站在一個數十億歐元之巨的流行病欺詐事件的中心,人類被當作試驗室裡的小白鼠,未經徹底檢驗的疫苗注射到大批人身上,目前已經出現了死亡、嚴重的麻痹和其他傷害事件。

艾伯特‧歐斯特豪思決不是一條小魚。十年以來,在每一場重大的全球病毒性疾病發生的時候,他都站在樞紐中心,其中包括神祕的香港“SARS”,陳馮富珍正是從那次事件中開始了她從地方衛生官員走向WHO總幹事的仕途。從歐盟的歐斯特豪思官方簡歷上看,他從2003年04月“SARS”流行期間開始介入,調查香港呼吸道傳染病的爆發。歐盟的報告說:“他再一次表現出快速行動、解決重大問題的能力。在三周之內就發現了一種新的寄生於靈貓類及其他肉食與鼠類動物體內的冠狀病毒。”(注5)

當“SARS”病例從公眾視野中消失後,歐斯特豪思的工作是向公眾散布被他稱為H5N1的 “禽流感”的危險性。從1997年以來,歐斯特豪思一直在用一個三歲男孩的死亡病例發出警報,他說他了解到這個孩子和鳥類有過直接的接觸。歐斯特豪思在荷蘭和歐盟大力遊說,高調宣稱禽流感病毒發生了變異,並且傳染到人類,因此必須採取重大行動。他聲稱自己是證明了H5N1能夠轉移到人類身上的第一個科學家。(注6)

2005 年在一次英國廣播公司(BBS)關於禽流感的危險性的採訪中,歐斯特豪思宣布,“假如病毒確實發生這樣的變異,即能夠實現人際傳播,情況就完全不同了,一場大流行也許已經開始了。” 他還說,“有這樣一種真實的可能性:這種病毒被飛鳥一直帶到歐洲去。這是非常危險的,但是現在無法估計其中的風險,因為我們還沒有做過實驗。”(注7)變異還未出現,但是他已經準備好“做實驗”了,想來必定要有大筆的研究經費才能做吧。

為了舖墊他恐怖的流行病大爆發圖景、建構起更加科學的觀點,歐斯特豪思和他在鹿特丹的實驗室助手開始不辭辛苦地收集和冷凍樣本──鳥糞!他宣布,在某個時刻,歐洲所有的鳥類中有30%以上攜帶著致命的禽流感病毒:H5N1。他還說,飼養肉雞和雛雞的農民都暴露在病毒面前了。很負責任的記者把歐斯特豪思的警告認真記錄下來。政治家們也警覺起來。

歐斯特豪思寫文章,指出由他定名的H5N1致命病毒雖遠在亞洲,但是會隨著染病肉雞的雞翅或者內臟來到歐洲。他宣稱,在德國最大的島嶼R□gen和烏克蘭一帶的候鳥,也攜帶這種致命的病毒。(注8)但是他很輕易地忽略掉了一個事實:候鳥遷徙的路線不是東西向,而是南北向的。

2003 年當一位荷蘭獸醫生病死亡後,歐斯特豪思的禽流感遊說活動開始升級。歐斯特豪思說那位獸醫死於H5N1病毒。他說服了荷蘭政府撲殺成百萬隻家禽。可是我們沒有發現過第二個同樣感染所謂的H5N1死亡的病例。歐斯特豪思說,這正好證明了提前撲殺家禽是有效的。(注9)

歐斯特豪思說鳥糞是傳染源,而且是空降下來落到人身上、落到其他禽類身上進行傳染的。他堅持說致命的新的亞洲禽流感H5N1病毒就是這樣傳播的。

在歐斯特豪思的研究所裡,從歐斯特豪思和他的同事們收集和冰凍的巨量鳥類排泄物中,至今沒有分離出任何一例H5N1病毒──這是他們面臨的唯一的麻煩。在世界動物衛生協會(OIE)2006年05月的大會上,歐斯特豪思和他的伊拉茲馬斯大學的同事們被迫承認,他們在檢驗過的10萬份樣本中沒有發現任何一份中存在H5N1病毒。(注10)

在維也納召開的2008年WHO“人-動物界面上的禽流感”大會上,歐斯特豪思的發言承認,“在現有的信息基礎上,要對H5N1病毒做恰當的風險評估是做不到的。”他的面前是科學界的同行,而不是易受恐慌情緒感染的普通大眾。(注11)不過在那個時刻,他的思 路已經牢牢地盯住別的流行病觸發點,他要在流行病大流行的時候做疫苗。

禽流感並沒有造成人類的大量死亡。全世界各國的政府儲存了大量“奧司他韋”等被報告沒有效果但是有危險的副作用的抗病毒藥物。生產“奧司他韋”的羅氏製藥公司、葛蘭素史克公司等獲取了幾十億美元的利潤之後,歐斯特豪思和WHO的其他顧問們現在把眼光投向了“水草肥美的牧場”──更加有利可圖的地方和事件。

2009 年04月,他們的研究由於一個很小的墨西哥村莊,位於佛拉克魯茲的拉格洛里亞村發生的疫情而“獲獎”。那個地方報告說,一個小男孩被診斷染上了“豬流感”,或者叫H1N1。日內瓦的WHO的宣傳機構連面子都不顧上了,他們匆忙披掛上陣,世衛組織總幹事陳馮富珍宣布,一場全球性大流行即將發生。

陳馮富珍如此不負責任地宣布“全球可能進入一場公共衛生緊急狀態”(注12)。在一個網絡媒體上,對拉格洛里亞村後來發生的病情是這樣描述的:“急性呼吸道感染‘奇怪’地發生,隨後一些兒科病人可能導致支氣管肺炎。根據一位當地居民所說,癥狀是發燒、劇咳、多痰。”(注13)

必須注意的是, 對於這些癥狀的描述,必須同拉格洛里亞村旁邊一個世界上最大的生豬飼養場這一點聯繫起來,才能讓人理解。這個養豬工廠是美國史密斯‧ 菲爾德公司的,當地居民盯住這個史密斯‧菲爾德農場在墨西哥的生產點,抗議由於村邊巨大的豬糞便瀉湖引發的急性呼吸道傳染病,已經有好幾個月了。但是很顯然,歐斯特豪思和世衛組織對這個小村莊拉格洛里亞發生疫病的真正原因並沒有什麼興趣。

自從歐斯特豪思2003年介入了中國廣東的“SARS”以來,他們一直在尋找、等待已久的“大流行病”,終於被他們找到了。

世衛組織的陳馮富珍總幹事於2009年06月11日宣布了最高級──第六級“流行病緊急狀態”,原因是H1N1流感的擴散。讓人很好奇的是,當她宣布六級警報的時候,她說,“目前的證據表明,絕大多數病人的癥狀很溫和,通常在沒有治療的條件下可以迅速徹底康复。”她還說,“在全世界範圍內死亡的人數很少。我們並不預期重症或者致命病例數量會突然大量增加。”

我們事後得知,世衛組織內部對此有白熱化的爭論。陳馮富珍是根據“聖賢”(SAGE)“戰略咨詢專家小組”的建議而行動的,組裡當時有一位專家,正是“流感博士”歐斯特豪思醫生,現在他還是。

誘導了恐慌的世衛組織在宣布“流行病緊急狀態”時,歐斯特豪思是它的最關鍵的推手。不僅如此,他還是最重要的那個私人的“歐洲流感科學工作小組” (ESWI)的主席,那個小組給自己的定位是“對流感提供多學科的關鍵性評價”的領導者,以“抗擊傳染病和大流行性感冒為目標”。按照他們自己的說法,這個由歐斯特豪思領導的“歐洲流感科學工作小組”是一個連接樞紐,把“在日內瓦的世界衛生組織、在柏林的羅伯特‧科赫的研究所和美國的康涅狄格大學”連接在一起。

更重要的是,這個“歐洲流感科學工作小組”(ESWI)的全部經費,都來自製藥業黑手黨──製藥巨頭公司,全球各國政府在世衛組織宣布進入“流行病緊急狀態”時,不得不大批購買和儲藏它們生產的疫苗,因此正是它們在緊急狀態中悶聲大發橫財

在“歐洲流感科學工作小組”(ESWI)的資金資助者中,包括H1N1疫苗的生產者諾華製藥,“奧司他韋”的銷售商霍夫曼-勒-羅氏公司、百特疫苗(廠)、MedImmune、葛蘭素史克、賽諾菲巴斯德(Sanofi Pasteur),等等。

我們必須看清,就是這個領銜全球的病毒學家、英國和荷蘭的政府顧問、鹿特丹伊拉茲馬斯醫學院的歐斯特豪思博士,同時還當著世衛組織的專家咨詢小組專家,還是製藥公司全額資助的ESWI的主席,就是他為主採取巨大的行動,給全世界都注射疫苗,抵抗他們所說的和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同樣凶險的大流感。

華爾街銀行──JP摩根,是這樣估計的:世衛組織決定宣布流行病緊急狀態的最大的結果是,贊助歐斯特豪思的那些製藥巨頭的利潤,規模可以達到75~100億歐元(注14)。

世衛組織的“聖賢”專家咨詢小組還有一位成員是弗里德里希‧海頓博士,他同時服務於英國的“服務者信托基金”(Wellcom Trust)。據傳說,他是歐斯特豪思的密友,他同時也為羅氏公司、葛蘭素史克公司提供有償的“咨詢服務”,那不就是生產H1N1疫苗的公司嗎?

任世衛組織“聖賢”專家咨詢小組成員的是另一位英國科學家、英國衛生部的大衛‧薩力斯伯里教授,他同時還領導著世衛組織的甲流咨詢小組。薩力斯伯里是製藥業的堅定的捍衛者。英國健康市民組織“點擊”(One Click)曾經指責他掩蓋疫苗接種和嬰兒自閉症發生率急劇上升之間的關聯,還指責他掩蓋疫苗“Gardasil”導致癱瘓甚至死亡的事情。(注15)

在這一切發生後,2009年09月28日,這位薩力斯伯里說,“科學界的觀點非常明確,添加硫柳汞沒有任何風險。”在英國用於H1N1流感的疫苗絕大部分是葛蘭素史克生產的,其中起保鮮作用的汞製劑,正是硫柳汞。在美國,由於發現硫柳汞可能導致兒童自閉癥,美國兒科學會和美國公共衛生署在1999年已經提出,把這種成分從疫苗中剔除掉。(注16)

在世衛組織中還有一位“聖賢”專家咨詢組成員,阿諾德‧芒托博士,他也是疫苗生產者MedImmune、葛蘭素史克和ViroPharma公司付費的咨詢專家,所以他也在從自己為世衛組織提出的建議中賺錢。

事情到這裡還沒有完,“聖賢”專家咨詢組的“獨立”科學家們開會時,到會的還有“觀察員”,這些觀察員都是疫苗生產者:葛蘭素史克公司、諾華製藥公司、百特公司的人!我們是否應該問一下,“聖賢”專家咨詢組是否是流感的真正的全球領軍科學家,他們開會為何要請疫苗生產者前來?

十年來,世衛組織為了自己手中有更多可用的錢,開創了一種“公-私夥伴”新關係。世衛組織現在不僅從聯合國會員國得到會費──這是最初的安排,這個機構今天還收取各種研究資助和資金支持,其數量是聯合國撥的常規經費的兩倍還要多,全是來自私營企業。什麼企業呢?就是那些能夠從2009年H1N1流行病緊急狀態決定中受益的那些企業。作為世衛組織的資助者,這些製藥業黑手黨在日內瓦可以享受到“開放式紅地毯的待遇”。(注17)

流行病學家湯姆‧杰弗遜博士(服務於對流感研究進行獨立的科學評估的“柯克蘭協會”),在接受德國《明鏡》周刊採訪的時候指出,世衛組織私營化和衛生事業商業化的真實含義:“此次流感最大特徵之一,同時也是整個大流感傳奇最特別的地方,就是有人在年復一年地做出預測,而且預測一年比一年更嚴重。可是至今什麼也沒有發生,但是那些人還是在那裡發布他們的預測。比如說,可能會讓一切人都致命的那個禽流感,到底帶來了什麼?什麼也沒有。可是這還不能讓那些發布預測的人罷手。有時候你會感覺到,整個行業在那裡等著流行病爆發。”

杰弗遜:世界衛生組織和公共衛生官員、病毒學家和製藥公司。他們圍繞所謂正在迫近的流行病,把一台機器開動起來。在這裡要涉及好多的金錢、名望、個人仕途,還有整個體系!他們所需要的衹是一種病毒發生變異,機器馬上就可以啟動和運轉……”(注18)

當被問到世界衛生組織是否為了創造出一個巨大的H1N1疫苗市場,而刻意宣布流行病緊急狀態時,杰弗遜回答說:“難道你不認為有一個值得注意的地方:事實上 WHO改變了它對流行病的定義?過去的定義是出現一種新的病毒,發生了迅速的傳播,人體還沒有免疫力,並且造成了大量發病和大量死亡。現在後面的兩條被去掉了,豬流感就這麼變成了大流行病了。(注19)


世界衛生組織不早不晚,恰好在2009年04月發布了新的“疾病大流行”定義,剛好能夠讓它的“聖賢”專家咨詢組以及“流感博士”歐斯特豪斯和大衛‧薩力斯伯里他們,非常方便地利用本質上很溫和的豬流感──甲型H1N1流感,宣布了大流感緊急狀態。(注20)

《華盛頓郵報》12月08日在一篇文章中,對全世界H1N1甲型流感的嚴重性(或者說缺失的嚴重性)的一個注腳中這樣報告:“美國H1N1傳染的第二波過去了,著名流行病學家們正在預測,這次大流行最終可能被列為自從現代醫學開始記錄流感以來最溫和的一次爆發。”(注21)

俄羅斯議員、國家杜馬主席伊戈爾‧巴林諾向俄羅斯駐世界衛生組織的代表發出指示,要求對越來越明顯的世衛組織和製藥巨頭之間的大規模腐敗提起一項正式調查。巴林諾說:“對世衛組織內部的嚴重腐敗提出了大量嚴重的指控。需要立即組成國際性的調查委員會。”(注22)

加菲貓的媽在此附上 6 個西班牙文的紀錄片,由一位醫生修女講解 H1N1豬流感真相:














注釋:

[1]Martin Enserink, In Holland, the Public Face of Flu Takes a Hit, Science, 16 October 2009:Vol. 326. no. 5951,pp. 350 □ 351; DOI: 10.1126/science.326_350b.

2.Science, November 3, 2009, Roundup 11/3 The Brink Edition, accessed on http://images.google.com/imgres?imgurl=http://blogs.sciencemag.org/scienceinsider/panay.jpg&imgrefurl=http://blogs.sciencemag.org/scienceinsider/2009/1
1/roundup-113-the.html&usg=___pt_M2p5uuWJw2outvX-U8SbR9E=&h=168&w=250&sz=21&hl=en&start=3&tbnid=MnfYxYJ9Q_EqPM:&tbnh=75&tbnw=111&prev=/images%3Fq%3Dalbert%2Bosterhaus%2Bscience%2Bmagazine%26gbv%3D2%26hl%3Den.

3.Article from Dutch, De Farma maffia Deel 1 Osterhaus BV, 28 november 2009, accessed in http://hetonderzoek.blogspot.com/2009/11/de-farma-maffia-deel1-osterhaus-bv.html.

4.Ministerie van Volksgezondheid, Welzijn en Sport, Financiele belangen Osterhaus waren bekend Nieuwsbericht, 30 september 2009, accessed in http://www.minvws.nl/nieuwsberichten/pg/2009/osterhaus.asp. 世衛組織

5.European Commission, ?Research“, Dr Albert Osterhaus, accessed in http://ec.europa.eu/research/profiles/index_en.cfm?p=1_osterhaus.

6.Ibid.

7.Jane Corbin, Interview with Dr Albert Osterhaus, BBC Panorama, 4 October, 2005.

8.Karin Steinberger, Vogelgrippe: Der Mann mit der Vogelperspektive, Seuddeutsche Zeitung, 20 October, 2005, accessed in www.seuddeutsche.de panorama/8/373818/text/.

9.Ibid.

10.Schweinegrippe─Geldgieriger Psychopath Ausloser der Pandemie?, accessed in http://polskaweb.eu/vater-der-neuen-grippen-wahrscheinlich-wahnsinnig-673756422645.html.

11.Ab Osterhaus, External factors influencing H5N1 mutation/reassortment events with pandemic potential, OIE,7-9 October 2008, Verona, Italy, accessed in http://www.oie.int/eng/info_ev/en_verone.htm.

12.WHO Health Advisory, April 2009, accessed in http://www.swine-flu-vaccine.info/.

13.Biosurveillance, Swine Flu in Mexico- Timeline of Events, April 24, 2009, accessed in http://biosurveillance.typepad.com/biosurveillance/2009/04/swine-flu-in-mexico-timeline-of-events.html.

14.Cited in Louise Voller, Kristian Villesen, Stark lobbyisme bag WHO-beslutning om massevaccination ,Information, Copenhagen, 15 November 2009 accessed in . http://www
.information.dk/215355.

15.Jane Bryant, et al, The One Click Group Response: Prof. David Salisbury Threatens Legal Action, 4 March, 2009, accessed in http://www.theoneclickgroup.co.uk/documents/vaccines/David%20Salisbury%20Threatens%20One%20Click.pdf.

16.Prof. David Salisbury cited in, Swine flu vaccine to contain axed additive, London Evening Standard, 28 September 2009, accessed in . http://www.gulf-times.com/site/topics/printArticle.asp?cu_no=2&item_no=316888&version=1&template_id=38&parent_id=20

17.Bert Ehgartner, Schwindel mit der Schweinegrippe Ist die Aufregung ein Coup der Pharmaindustrie? Accessed in http://www.profil.at/articles/0944/560/254615/schwindel-schweinegrippe-ist-aufregung-coup-pharmaindustrie.

18.Tom Jefferson, Interview with Epidemiologist Tom Jefferson: 'A Whole Industry Is Waiting For A Pandemic' Der Spiegel, 21 July 2009, accessed in http://www.spiegel.de/international/world/0,1518,637119,00.html.

19.Ibid.

20.Louise Voller, Kristian Villesen, Mystisk andring af WHO's definition af en pandemi,Copenhagen Information,15 November 2009, accessed in http://www.information.dk/215341.

21.Rob Stein, Flu Pandemic Could Be Mild, Washington Post, December 8, 2009.

22.Polskanet, Russland fordert internationale Untersuchung, 5 December 2009, accessed in http://polskaweb.eu/vater-der-neuen-grippen-wahrscheinlich-wahnsinnig-673756422645.html




資料轉載於:
http://richardfx.blogspot.com/2009/06/1.html
http://richardfx.blogspot.com/2009/05/blog-post_27.html
http://richardfx.blogspot.com/2009/06/2.html
http://richardfx.blogspot.com/2009/07/3.html
http://tw.myblog.yahoo.com/jw!_4qwYw6ZGQQ0SgBMthp8sw--/article?mid=8189&prev=8194&next=8058
http://bbs.sina.com/viewthread.php?tid=101646



2 則留言:

  1. 想不到有這麼多內幕消息!!!

    回覆刪除
  2. 政府與民間公司(抗菌大師)大發防疫國難財?







    政府對於防疫措施竟然還有研發民生抗菌用品!!!



    政府竟然用大家的納稅錢(經濟部工業局)撥款,



    叫國家工研院研發所有抗菌防疫的民生用品。



    華宸抗菌大師------對外號稱是官方事業,



    口號是:『抗菌用品民生化,民生用品抗菌化』



    是不是大發國難財???



    以下附上與國家工研院合作的抗菌大師販售商品價格:



    (這樣的價錢呌平民百姓買來防疫(H1N1),你買的下去嗎?)



    商品名
    售價

    抗菌洗髮露
    425元

    抗菌沐浴乳
    425元

    抗菌洗手乳
    128元

    抗菌二合一濃縮牙膏漱口水
    399元

    工研抗菌濕紙巾(30抽/包)
    75元

    抗菌洗碗精
    298元

    抗菌蔬果精
    298元

    抗菌枕巾(綠)
    1250元

    抗菌+抗電磁波四角褲(紅M.L.XL.EL)
    1280元

    AWKA六分修飾褲(粉M.L.XL.EL)
    3150元

    4inl奈米抗菌保健枕
    9450元

    4inl奈米抗菌保健毯
    29550元

    4inl奈米抗菌保健被
    39000元









    民間公司華宸—抗菌大師網址



    http://www.antibacteria.com.tw/



    『抗菌用品民生化???』



    民生化應該是指大家都消費的起吧!!!



    真的都不知到現在連三餐都有問題了~~



    還拿我們的納稅錢~~~



    在防疫時期,



    暴利一瓶抗菌沐浴乳賣我們425元防疫!!!



    層層剝削??? 暴利吸金??? 不是大發國難財???



    叫政府把納稅錢還來!!!



    別老是貓哭耗子假慈悲!

    回覆刪除

本網誌不但謝絕各式廣告,也支持發言自由,但請讀者俱備網路禮儀、尊重他人,任何具攻擊性的留言將被刪除。謝謝!
加菲貓的媽因為忙,通常沒空一一回答讀者,讀者詢問的重要問題都以文章的方式發表,還請見諒!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